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被拆迁人对拆迁安置房产的优先权能够对抗抵押权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法律咨询网  日期:2021-01-19

【裁判要旨】

考虑到征地移往补偿协议的特殊性,按照对被拆迁人利益注重保护的原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的规定,应该将被拆迁人对征地安置房产的债权视为一种类似债权,该债权具备优先性,能够对付申请人执行人对执行标的的抵押权,从而回避强制执行。

一、 基本案情

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继续执行原告北京中恒永禄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永禄公司)与被告吉林市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置业公司)、吉林市伯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伯爵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案外人王某某对本院查禁、评估和拍卖会伯爵公司的房产上告,向该院明确提出书面异议。

案外人王某某称,王某某诉伯爵公司房屋拆迁移往补偿合同纠纷一案,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裁决伯爵公司按图纸将座落在伯爵·丰世纪一层的B1号房屋(138.45平方米)交付给王某某,并帮助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在此案继续执行过程中,王某某发现上述B1号房屋被伯爵公司擅自登记在自己名下,并被法院查封,致使其无法办理产权注册。其间,因伯爵公司在建设中改变了原先设计,B1号房屋面积与誓约不符,后丰满区人民法院裁定,伯爵公司将其所有的座落在伯爵·丰世纪的户室号为000105号(面积119.25平方米)、户室号为000106号(面积29.40平方米)的商业用房移往给王某某,其所有权归王某某。据此,王某某认为上述用于移往的房屋为其所有,不属于查禁、评估、拍卖会的范围,催促法院解除对上述房屋的查封,暂停评估、拍卖会,将其归还王某某。

申请人执行人中恒永禄公司称之为,王某某的异议催促不能成立,主要理由为:该公司对伯爵·丰世纪房产的抵押权已经法院生效判决所确认,且抵押权设立时该公司并不知道王某某与伯爵公司不存在合同纠纷一节;伯爵·丰世纪房屋登记在一个产权证号下,归属于一个产权,无法分割,故王某某的异议请求不具备继续执行条件;王某某于2009年和伯爵公司签定的征地移往合约中,安置房屋的位置并不特定,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七条规定的适用条件,而2016年再次签订协议时,由于双方对案涉房产被查封的事实均明知,故该协议违宪。

法院查明,王某某原有的一套商业用房在伯爵公司研发的伯爵·丰世纪工程拆迁范围内。2009年12月28日,王某某与伯爵公司签订了《房屋拆迁产权对调协议》,誓约王某某于2010年1月8日前迁往凌空被征地房屋,伯爵公司将座落在原地的伯爵·丰世纪项目B栋4单元1号,即按图纸显示为B1的138.45平方米商业网点作为产权调换房屋,于2012年5月11日交付给王某某。但伯爵公司未遵守上述义务。2015年1月15日,王某某向法院起诉。2015年7月14日,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丰民一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判令伯爵公司按图纸将坐落于伯爵·盛世纪一层的B1号房屋交付给王某某,并帮助其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判决生效后,王某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其间,因伯爵公司在项目建设中擅自改变了原有设计,没有相应的面积给王某某,双方又于2016年11月1日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誓约伯爵公司将伯爵·盛世纪的户室号为000105号(面积119.25平方米)、户室号为000106号(面积29.40平方米)的商业用房移往给王某某。2016年11月5日,丰满区人民法院以(2016)吉0211执夙119号裁定书确认了上述内容。但因房屋被多家法院查禁,至今无法办理改名过户手续。

伯爵·丰世纪A号商场座落在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吉林大街135号,2012年竣工。2013年4月25日,伯爵公司为伯爵·丰世纪A号商场-1、1-4层商业用房办理了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所有人为伯爵公司。

2014年7月8日,借款人置业公司与委托人北京中泰创信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全称中泰创信公司)、受托人发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以下全称包商银行)共同签定了《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同年7月11日,伯爵公司与发包银行签定《抵押合约》,誓约伯爵公司以伯爵·盛世纪A号商场的房屋,为包商银行的债权设立抵押担保,并于同年7月9日办理了抵押登记。后中泰创信公司将其对置业公司的债权出让给了中恒永禄公司,并将债权转让事宜通报了置业公司。

因置业公司未依约履行还款义务,中恒永禄公司于2015年1月26日向本院驳回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后于2015年2月4日对上述房屋展开了挽救查封(轮候查封)。2015年12月18日,该院作出(2015)四中民(商)初字第47号民事判决书,对上述借款合约和抵押合同的效力不予确认,并判令各被告履行合同义务。裁决生效后,中恒永禄公司于2017年7月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后于同年12月申请撤消了强制执行。2018年8月10日,该院作出(2018)京04掌夙15号执行裁定书,完全恢复对本案的执行。

二、 裁判结果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8日做出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4执异235号执行裁决:终止对坐落于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吉林大街135号的伯爵·盛世纪A号商场户室号为000105号、户室号为000106号的商业用房的继续执行。

后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法院驳回诉讼。

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决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通常情形下,抵押权具备优先受偿效力,但在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情况下,类似债权可优先于担保物权。被拆迁人对拆迁移往房屋的优先获得权即为特殊债权。主要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征地安置房屋特定化之后,被拆迁人拥有优先获得安置房的权利,当权利发生冲突时,被拆迁人的优先权可以对付一般购房消费者。融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中,关于抵押权的行使不能对抗已经缴纳了全部或大部分购房款的商品房消费者的规定,可以得出结论被拆迁人对安置房屋的取得权优先于抵押权的结论。本案中,王某某与伯爵公司按照产权对调方式签定拆迁补偿移往协议,明确了拆迁安置房产的位置和用途,此后伯爵公司未依约履行义务,而是擅自将该征地安置房产原作了抵押,王某某在整个过程中并无过错,其关于回避对案涉房产执行的异议催促,予以反对。关于中恒永禄公司的意见,经查,对于王某某与伯爵公司分别于2009年和2016年签订的两份合约,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前一份合约是后一份合同的前提和基础,后一份合同是为了遵守前一份合同的调整方案,且导致两份合约出现的原因在于伯爵公司,故不能据此否定双方所约定的移往房屋具备特定性以及后一份合约的效力,其关于上诉王某某异议催促的意见不能正式成立。

四、 法官分析

(一)拆迁补偿移往协议的合约性质和对被拆迁人注重维护的原因

案涉房产属于征地补偿移往性房产,以产权调换为补偿方式的征地补偿移往协议在性质上归属于以物易物的互易合约,被拆迁人有权获得安置房产系以其原有房产被拆除为代价,故其权益性质有别于一般房产受让人。考虑到被征地房产通常为被拆迁人赖以生存和生产的基本物质条件,以及房屋拆迁往往涉及社会公共利益,被拆迁人服从公益的不道德予以倡导和维护等因素,我国法律对被拆迁人的权益所持注重维护或特别维护的原则。

(二)被拆迁人对拆迁安置房产享有类似债权,应予优先维护

案牵涉《房屋征地产权对调协议》中不仅对房产的补偿方式、安置房产面积、交付时间等一般性内容展开誓约,而且还对安置用房的方位、用途等作出明确、明确誓约,在此情形下,合同标的已具有特定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征地移往房屋特定化之后,被拆迁人即享有优先获得安置房的权利,当权利发生冲突时,被拆迁人的优先权可以对抗一般购房消费者。上述司法解释的内容反映了对被拆迁人的注重保护原则,按此规定,被拆迁人对特定简化的拆迁安置房产所享有的已非一般债权,而是类似债权,应予优先保护。

(三)被拆迁人所享有类似债权需要对抗申请人执行人的抵押权

案外人执行异议案件的争议焦点是不存在冲突的各项权利的排序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继续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申请继续执行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对抗案外人的担保物权等优先受偿权,人民法院对案外人明确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未予支持,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该项规定明确了在申请人执行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借贷物权的情况下,只有法律、司法解释特别规定的权益才能对付执行。那么,被拆迁人对征地安置房产否属于这一特别权益呢?问是肯定的。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了抵押权的行使无法对抗已经支付了全部或大部分购房款的商品房消费者,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七条又规定了被拆迁人对特定化后的安置房出产的获得权优先于一般购房消费者,由此可以发售被拆迁人对安置房出产的获得权优先于抵押权的结论。本案中,案牵涉《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协议》签定时间早于抵押权的成立时间,物保债权人通过审查及相应决定,完全可以防控被拆迁人权利优先性所带给的信用风险,故其驳斥案外人的答辩意见不应得到反对。

【来源:天平阳光—案件】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送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求作者所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