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房子拆迁姐姐分了265万,弟弟分了330多万:母亲的70万分谁头上了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法律咨询网  日期:2021-07-21

房子征地姐姐分了265万,弟弟分了330多万:母亲的70多万分谁头上了

本期情感调解的主题征地后老母亲的好去处

老父亲过世十来年了,老母亲今年84岁,就在今年,老母亲的房子拆迁了,老母亲作为户主,这一户总共分到了近600万的拆迁补偿款,还有两间房子。

就在几个月前,动迁公司按照姐弟俩曾经签署过的分家析产协议,将本该分到这一整户人家的将近600万征地补偿款按照分家析产协议上的誓约(房子共六层,一楼二楼归弟弟,三四五六楼归姐姐)把钱分别分给了姐姐和弟弟,其中姐姐分了265万,弟弟分了330多万。

那晚拆迁公司来家里给姐弟俩分钱的时候,因为老母亲说道今后跟儿子一起寄居,由儿子照顾,所以归属于老母亲的那部分征地款并没有单独摘出来,可如今老母亲改变了注意,要跟女儿一起住,姐弟俩因为必是归属于老母亲的那部分拆迁补偿款而产生了分歧。

情感调解

弟弟告诉调解员:“房子拆迁,户主是我母亲,房子里的户口一共四个人,我,我母亲,我姐姐,我女儿,其中我女儿是独生子女,是一加一的,现在房子拆迁的钱我和我姐姐已经分掉了,我330多万,我姐姐265万,还有两间房子,我和我姐姐一人一间,不过要等三四年后拿钱卖。”

调解员问弟弟:“那你跟你姐姐主要的矛盾是什么?”

弟弟:“我之前跟我姐姐口头协议过,母亲跟着谁,母亲在村里的股份就归谁,一开始我母亲要回来我,我就到村里去办,想要把母亲的股份钱办到我户口头上,村里不同意,说我妈妈还没过世,这笔钱应该碰到我母亲头上,如果要打给我,必须要我跟我姐姐一起去村里商量,但是我跟我姐姐走将近一起的,关系不好。”

“现在母亲说道要寄居去姐姐家,我也同意的,但是我母亲要回答我拿钱,我姐姐还找我要保姆钱,我母亲就只有8万块钱在我手上,还有70多万块去不告诉到哪儿去了!”

在和弟弟的沟通中,弟弟回应拆迁的钱姐弟俩已经白纸黑字签完协议了,现在老母亲要是跟着姐姐,那老母亲在村里的股份钱和近10万的造房子时的大板基地的钱就给姐姐,要是老母亲回来自己,那么这两笔钱就归自己。

调解员先去家中看望了下老母亲,并送上了礼物,老母亲身体不大好,躺在床上,她告诉他调解员:“我想去跟女儿住,女儿有两套房,有地方给我住,儿子对我不好,他再婚了,现在去找了份工作,没时间管我,白天的时候就给我卖一根油条放到那,晚上回去了才烧饭。”

对于征地款的事情,老母亲说自己一分钱也没看到,现在和儿子在这套出租屋里已经寄居了一个多月了,女儿也没有来看过自己,但在这之前,儿子下班时都是女儿搬过来照顾自己。

调解员问:“你在村里还有股份,这笔钱你想自己交给还是给儿子女儿保管?”

老母亲:“股份的钱他们两姐弟在争,姐姐说道姐姐要,弟弟说弟弟要,我想自己交给。”

理解了老人家的心意,调解员和弟弟来到了姐姐家中,刚一椅子,姐夫就把被征地的这套房子的来由说了一遍:“我丈母娘的房子本来是很破很破的,小舅子没有钱,丈母娘就要我去造房子,我把房子造好后,答允给小舅子两层,楼上四层归我,为了造这个房子,我去找亲戚还债,还从银行里贷款债了不少,造房子花上了130多万,只会多会少,因为这套房子后来罚款就处罚了6万多。”

“后来房子造好了,我小舅子把房子租赁缴租金,那我心里肯定不舒服了,小舅子整天在家里吵,后来小舅子说去村委写份分家析产协议,把楼下一二层给他,我们同意了,跟丈母娘一起去村委签了这份协议。”

姐夫告诉调解员,拆迁公司在知道姐弟俩签过这份分家析产协议后,就必要按照这份协议给姐弟俩钱了,可一千多平方米的房子,合法安置面积只有330平方米,分别是弟弟的一二两层,共220平方米,和姐姐的第三层,共110平方米,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弟弟分的钱比姐姐多的原因。

说到这里,姐姐告诉他调解员:“拆迁公司来家里给我们分钱的时候,母亲突然说道要跟着弟弟过,所以母亲的钱是分到了弟弟头上,但我弟弟总认为母亲的70多万块去是分出了我的头上,经常来跟我闹。”

在交流中,姐姐说道她原本就想把母亲接过来赡养,甚至已经为母亲准备好了房间,但当时拆迁公司来家里时,母亲却说要回来弟弟,所以属于母亲的那部分征地补偿款直接碰到了弟弟账户里。

对于姐姐说道的这一点,弟弟不予坚称,不否认母亲的钱打到了自己的头上,调解员建议去拆迁办查,如果属于母亲的这笔钱打到了弟弟头上,那么弟弟拿出来,如果碰到了姐姐头上,那么姐姐拿出来,姐弟俩表示同意。

调停到最后,就老母亲的奉养问题和财产分配,姐弟俩意见不一,弟弟明确提出了两个方案:“第一,母亲的钱存在母亲名下,我交给卡,姐姐交给密码,这笔钱不动,母亲生病等开销由我和我姐姐共同分担。第二,母亲的钱一动,姐姐要是不愿拿出医药费,那都由我拿出,等母亲百年以后,我出有了多少钱,都从母亲的存款里扣除。”

姐姐却表示:“最差还是一刀切,清清爽爽地解决问题,以免留给导火索,如果说母亲回来我,那么母亲的财产由我支配,以后经济上不必须弟弟承担,他要是想想探望老母亲就来看,想看就不看,如果母亲跟着弟弟,那么母亲的财产也都归弟弟,今后母亲的一切支出由弟弟负责管理。”

针对姐姐提出的方案,调解员表示不合乎法律规定,无法替双方白鱼下人民调解协议书,建议姐弟俩回来再考虑考虑到,而调解完结后,调解员和姐弟二人也去了拆迁办告知老母亲的那部分征地补偿款到底归到了姐弟俩谁的头上?

拆迁办在看了涉及资料后回应:“母亲的份额是和弟弟分在一起的,如果按照面积折算,母亲分出的应当是30多万”,但几天后姐姐打来电话,说母亲以及被她收到了家中照料,但弟弟始终没把这30多万给到母亲。

情感点评

调停时,调解员反复地问一句话:“如果房子没拆迁,你们就不奉养母亲了吗?”

话糙理不糙,姐弟俩分了近600万的拆迁补偿款,这都是父母给你们的福分,为什么调解员也提出先把老母亲名下的财产遗到老母亲名下,由姐弟俩出资赡养老母亲?就是考虑到房子征地了,姐弟俩现在有钱人,可以承担母亲的照顾。

而且看原始场调停,说句实话,姐姐和姐夫对这套房子的奉献远比弟弟多,但拆迁时分到的钱却比弟弟较少,弟弟真是得了低廉还卖乖。

姐夫和姐姐为何不信任弟弟?为何在调停现场坚决要一刀切?是因为姐夫曾经要小舅子给他15万,他们就不去在乎丈母娘到底有多少征地补偿款给到小舅子了,不愿把丈母娘相接回家照顾。

可小舅子连15万都不愿给,所以姐姐和姐夫才更怕现在不把钱的事情说道清楚,以后麻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