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法律咨询网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

“花式”骗取公房,杭州这位房管站长终进牢房!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法律咨询网  日期:2020-05-29

清廉杭州

“他利用能利用的亲属名义、寻找一切有可能的机会骗取公房。这样全心只为私利钻营的人在我办过的案件中并不多见。”杭州市下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

他是谁?

他是怎样索取公房的?

他怎样为个人利益钻营?

且听小莲为你细细道来~

1

“花式”骗取公房

他是陆善鑫,原杭州市下城区住房和城市建设局城北房管站党支部书记、副站长。

2019年12月,陆善鑫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其退缴的186.4万元不予充公,上缴国库;坐落于杭州市体育场路的房屋予以受贿;之后受贿其余违法扣除。

纵观他的违纪违法问题,基本是从2000年前后开始的......

陆善鑫1978年3月参与房管工作至2016年2月退休。前20多年他还算数工作奋发,以后2000年左右,因为面临改制,房管站人心浮动。为了让自己“心安”,让生活有更多的“财产保障”,陆善鑫开始为自己找寻后路,他把目光盯在了直管公房上。

1999年,陆善鑫在杭州天水房产经济实业公司担任一把手,在其公司受托对凤起路沿线住户展开拆迁安置的过程中,虚构吴某和岳父赵某某为两套空置直管公房的承租人,骗取征地移往补偿款15万余元。

事后,陆善鑫用上述拆迁补偿款违规出售了德胜新村的直管公房租赁证,并违规注册在其未成年人的儿子陆某的名下。2001年,陆善鑫又采行与他人移位、征地移往等形式,提供了大营盘直管公房的租赁权,而后,以其子陆某的名义参加房改,取得该房屋所有权。

这一次顺利的虚构索取,让滋味甜头的陆善鑫动起了脑筋开始钻营。他先后又分三次使用自己三位亲属在征地移往中少算面积的理由,索取了三处直管公房。

2003年

陆善鑫在兼任中北房管站副站长期间,捏造了因房管部门工作失误,导致其姐夫熊某征地安置少算面积的理由,骗取了一直管公房出租权。后经过一系列违规操作,将该直管公房出租权更改注册到其妻子赵某名下。2013年11月-2018年6月,通过高价转租挪用直管公房租金47万余元。

“熊某夫妇拆迁安置当时是不是向有关部门驳回?”

“没有。”

“既然熊某夫妇没明确提出过,为什么后来你要向的组织明确提出来说熊某夫妇拆迁移往较少了面积呢?”

“是我自己想要摸点房子。”

2002年

陆善鑫以其父母征地安置面积增加为由巧立名目,申请人补偿。随后又将其岳父赵某某虚列为征地住户,以征地移往的名义骗取该公房出租权,并通过房改取得该屋所有权。

2005年

陆善鑫再次利用职务之便,伪造房产资料,将坐落于拆迁地块的一处楼梯间更改为直管公房,并以解决其弟弟征地安置少算面积问题为由,最终通过拆迁移往索取一处直管公房租赁权,登记在其外甥王某名下,后王某经过房改取得该房屋所有权。

“每次陆善鑫都是自己先寄予厚望适合的空置公房,找到机会就用于虚构的理由提出申请,再通过置换、拆迁等形式把房子从小变大、地段从差变好。”下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

在近20年房管站副站长岗位上,陆善鑫丝毫没有“浪费”手中的权力,他以权骗房、靠房不吃房,满足自己的私欲和贪念,也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2

串通索取补偿款

在自己钻营骗取公房的同时,在房管系统耕耘多年的陆善鑫,还伙同原下城区住房和城市建设局调研员柯尧坤(另案处理)、原杭州下城城建基础发展公司总经理张建定(另案处理)、庆坤公司骗取拆迁补偿款,“雁过拔毛”,满足私欲。

“2012年,住建局属资产新西路地块要征地,当时住建局指派柯尧坤负责管理总协调,张建定负责管理接入多层农居中心,我们城北房管站负责财务走账和按时拆迁拆迁区块的商户。”陆善鑫回忆当时新的西路征地的事情说道,“我们三个人平时与庆坤公司(出租新西路房产方)的关系都不俗,如果我们在征地的事情上帮帮忙,他们认同会分点钱给我们,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就凭着这份“会分出钱”的心照不宣,庆坤公司享用了征地“不实”一条龙服务。

陆善鑫和柯尧坤先是默许庆坤公司在拆迁前抢建了约500平方的违章建筑。

为了给违章建筑“上保险”,陆善鑫违规通过倒签合同的方式,与该公司重新签订了3年的租赁协议,柯尧坤则以“情况属实”为其背书。

而房产评估,在张建定的介入下更成了走过场,未回头程序就认定了违章建筑的合法性。

再通过做到大房屋面积、虚列工程项目、做到高工程单价等一系列的操作,陆善鑫等人帮助庆坤公司索取拆迁赔偿款342万余元。事后,陆善鑫分得8万元。

小莲说纪

8万的私利,导致的是300多万拆迁赔偿款的流失。陆善鑫手握国家权力,不思为国为民服务,而是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失去了党员干部为官行事的底线,更触碰了党纪国法这一电荷的“高压线”。

每每说道到家人,陆善鑫总要忍不住流泪,他的丈人96岁,母亲87岁,还有一对可爱的刚出生的双胞胎孙子,在本该尽永天伦的美好时刻,因为自私,把党和人民彰显的权力当作了“摇钱树”、“聚宝盆”,他不仅毁了自己的生活送给单位蒙尘。

此时,陆善鑫愧疚已经于事无补。但对广大党员干部却是一种警醒。作为党员干部切记要拥有准确的权力观,切莫将公权与个人利益混为一谈,在用权时必须坚持公私分明、不能越界。如果心存侥幸、置若罔闻、我行我素,陆善鑫就是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