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法律咨询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夫妻一方按政策购买公房,登记在一人名下,认定为共同享受过福利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法律咨询网  日期:2021-07-28

  (本篇干货较多,可严肃看完)

  
上海动迁纠纷最新裁判观点

  一、配偶一方依公房政策购买了房屋产权,虽登记在一人名下,仍不应确认夫妻作为整体,共同享用了售后公房的福利政策,故沈某旗不属于同住人。

  二、张某利自出生起居住系争房屋数十年,后因成婚搬出,不应确认为共同居住于人。

  三、承租人对房屋没有所有权,继承人无权必要承继补偿款,原承租人丧生后,居住利益归属于新的承租人及同住人,《协议书》约定兄弟姐妹六人对房屋拥有继承权的约定无效。

  四、家用设施移装费、迁往酬劳、临时安置费、迁往奖励酬劳不应归征税时的实际居住于人即沈某旗户所有。

  五、一审法院指出未成年时在他处享用公房征地,不影响同住人确认。二审法院指出虽未成年,但被认定为安置人员,归属于已享用过拆迁,非同住人。

  

  一、二审判决概要

  上诉人沈某旗方因与被上诉人张某溧方共有纠纷一案,不服黄浦法院判决,向二中院院提起裁决。

  裁决催促:1.撤消一审判决;2.发回重审或改判沈某旗、沈某霄为同居人,并分给征收款110万元。

  裁决理由:

  一、沈某霄监狱服刑,客观上无法在系争房屋内居住,不不存在机悬挂户口的情形。

  二、《协议书》系立案六人真实的意思回应,依法不应被确认为有效地,其他涉案人员无继承权。

  三、不该以沈某旗未婚按公房出售政策购买房屋产权,而确认沈某旗共同享受了福利政策,沈某旗、沈某霄均未享用过福利分房,合乎同住人条件。

  被裁决方博士论文:

  不同意上诉方上诉催促,催促保持一审判决。

  一、《协议书》只有五个人签署,沈某燕的签字是后面加上去的,所以内容无效。

  二、沈某霄、沈某旗户口于2008年迁入后没有实际居住于过,不符合同住人条件。

  三、沈某旗、王某淑、沈某霄他们已享用过樱花雨福利分房,不应该再享用系争房屋的征税利益。

  住房安置情况

  1、2001年,案外人石某承租的复兴中路某公房征地,被移往人还包括石某、彭某妹、费2三人。

  2、1993年,沈某旗配偶王某娟所在单位将其租用的法华镇房屋(20.2㎡),与樱花园房屋(21.5㎡)进行套调,配房人口包括王某淑、沈某旗、沈某霄,1995年,王某娟出售了樱花园房屋的产权。

  3、1990年沈静及其父母沈某玉、汤某珠三人因系争房屋居住困难,由沈某玉所在单位增配浦东南路房屋,后将该房屋产权卖给。

  居住情况:

  1、张溧自出生后居住系争房屋至92年结婚搬出。

  2、沈红旗出生于后居住,彭琴妹与沈红旗结婚后共同居住至征税,费2、费1曾居住过。

  3、沈文旗自出生于后居住系争房屋,后因下乡搬出,结婚后未再居住过,沈霄未居住于过系争房屋。

  4、沈某2自出生后居住于系争房屋,后因家庭矛盾等原因搬出,沈某1未居住于过系争房屋。

  5、沈静出生于后曾居住于系争房屋,1991年搬离至其父亲增配的浦东南路房屋。

  协议情况:

  沈某旗、沈霄提供《协议书》,以证明沈红旗、沈某旗、沈某2及案外人沈玉旗、沈金旗、沈玉燕曾于2006年誓约将系相争房屋作为其遗产,六人均有继承权,六人的子女及其他家庭成员无继承权。

  对此张溧及沈红旗、彭琴妹、费2、费某1指出系争房屋系公房,沈长春的子女无权继承,协议侵犯了其他同住人的利益,应属无效。

  一审判决确认:

  1、张溧自出生起居住系争房屋数十年,后因成婚搬离,不应认定为共同居住于人。

  2、兴起中路公房拆迁时费2未成年,并非作为独立主体取得住房福利,而是附随于父母,故不该认定为他处有房,但其迁出户籍后居住于时间不相同,可酌情较少分。彭琴妹享用过福利分房,不是同住人。

  3、费某1在征税时尚未成年,不具有独立国家的安置补偿利益,但因其曾居住于系争房屋,对其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人可以就移往补偿款必要多分。

  4、王某娟于1995年依照公房出售政策购买了樱花园房屋产权,虽注册在其一人名下,但因沈某旗系其未婚,应认定夫妻作为家庭整体共同享受了售后公房的福利政策,故沈某旗不属于同住人。

  5、沈霄与系争房屋来源的关联性较弱,且从未居住其中,系空挂户口,视之为共同居住于人。

  6、沈2自出生于居住系争房屋,后因居住困难、家庭矛盾等客观原因搬离,在外无房,不应认定为同住人,但其子沈某1与系争房屋来源关联性较弱,且从未居住于,系空挂户口,不应认定为同住人。

  7、沈静虽出生后寄居过,但因其父增配浦东南路房屋而将户籍迁离,又于91年将户籍迁到,迁回后并未实际居住,应认定其空挂户口,非同住人。

  8、《协议书》誓约六人对房屋有继承权,但系争房屋系公房,承租人对房屋没有所有权,原承租人丧生后,居住于利益应归新的承租人及同住人,继承人无权直接继承补偿款,故《协议书》无效

  9、家用设施移装费、迁往费、临时安置费、迁往奖励酬劳应归征税时的实际居住人即沈红旗户所有,其余款项,融合居住、房屋来源等因素,在同住人与承租人之间以户为单位酌情分配

  综上,法院确认同住人包括张溧、费2、沈某2,三人有权与承租人沈红旗共同分割补偿款。

  二审意见不同之处:

  现有证据证明费2在他处公房征地中被认定为移往人,故其已享受过征地安置,不不应确认为同住人。

  但综合本案事实,一审法院根据当事人诉辩意见及其他经质证的在案证据,最终酌情确定各方取得的征收利益尚未失衡,因此对结果予以认同。

  综上裁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服务范围:

  房屋征税、合同纠纷、刑事辩护